镜底波涛,在历史长河里汹涌澎湃 宝马娱乐在线

来源:http://www.medulinhotels.com 作者:摄影天地 人气:102 发布时间:2019-10-01
摘要:——著名军事摄影家孟昭瑞访谈录 孟昭瑞,著名军事摄影家。1930年生于河北省唐山市,1946年参加革命,1948年开始从事摄影工作,先后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画报》、《解放军画报》

——著名军事摄影家孟昭瑞访谈录

孟昭瑞,著名军事摄影家。1930年生于河北省唐山市,1946年参加革命,1948年开始从事摄影工作,先后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画报》、《解放军画报》任摄影记者、研究员、高级记者。1992年起,享受国务院颁发的终身政府特殊津贴;2006年12月,被中国摄影家协会授予“突出贡献摄影家”荣誉称号。1986年出版了专著《历史的瞬间》画册。1992年11月,在北京军事博物馆举办了大型《孟昭瑞摄影艺术展》,展出了450幅作品。他参加过“平津战役”、“北平入城式”、“首届政协筹备会”、“新政协会议”、“开国大典”、“抗美援朝”、“两弹一星发射试验”、“审判林江反革命集团十名主犯”等一系列重大事件的采访,还记录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邓小平、陈云等伟大实践活动,以及众多将帅叱咤风云的飒爽雄姿。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汶川发生8级强烈地震,这是中国灾难深重的日子。5月19日,华夏大地上处处燃起祭拜亡灵的烛火,天安门广场降半旗凭吊。我站在天安门广场为遇难者默哀。默哀毕,广场响起雷鸣般的吼声:“汶川挺住,中国加油!”中华民族,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一个在灾难中兴起的民族,民族的声音在广场上空回荡,我的心中热血沸腾。天安门又一次向世人显示了灾难中中华民族凝聚起来,不屈不挠的精神。

  国殇日,一位亲历20世纪下半叶共和国多难兴邦历史的摄影人,肃立在满壁记录历史的照片前哀思国难,他便是我国著名摄影家孟昭瑞。在灾难的日子里我访问了他。采访从天安门开始。

  刘铁生:天安门广场———共和国的象征。她既是政治风云际会的场所,又是中华民族意志的图腾。从共和国成立那天起,你一直聚焦天安门广场,直至今日。你是怎样看待天安门的?

  孟昭瑞:北京是中国的首都,天安门是中国的心脏。它承载着共和国的政治风云,不管是激情燃烧的年代,还是人妖颠倒的岁月,天安门都会留下历史的印痕。所以我关注它、记录它。半个世纪以来它有许多的曲折和磨难,但更多的是兴邦中的伟大和壮丽。

  刘铁生:你拍摄北平入城式时,共和国正在孕育阶段,你是怎样记录这一辉煌时刻的?

  孟昭瑞:1949年元旦刚过,共和国诞生前夕,我从平津战役前线下来,立即投入解放北平的采访。那时北平已是一座孤城,但战争气氛仍然浓重,战士反复用梯子演练登城。由于国民党傅作义将军的明智,接受了和平解放北平的条件。1月31日和平协议生效,2月3日举行解放军北平入城式。我是乘一辆缴获的美国吉普车先行进入北平城的。那天天气很冷,我从头到脚穿的都是从国民党军队里缴获的行头。上午9时,入城式开始。一队威武的骑兵首先开进永定门,紧跟的是十辆卡车牵引的榴弹炮。炮兵阵营的出现振奋着人民的心,夹道欢迎的人群里爆发出阵阵欢呼的口号。清华大学的学生们纷纷爬上炮车,把“热烈欢迎解放军!”“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毛主席万岁!”“朱总司令万岁!”的标语贴在炮筒上,激起欢乐的高潮。入城式一直进行到下午2时,我拍了十几个胶卷,这在那个年代是很奢侈的。那一天,我是在极度兴奋中度过的。

  刘铁生:北平入城式拉开了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序幕,开国大典宣告了旧中国的结束、新中国的诞生。你是怎样亲历那难忘时刻的?

  孟昭瑞:1949年6月15日,新政治协商筹备会第一次会议在北平中南海举行。那天,我第一次给毛主席照相。他吸着烟,微笑着,我拍下了他格外朴实和亲切的照片。从那时开始,我的镜头里记录了他无数丰富的表情。他的影像是我记录历史领袖人物的重要部分。

  1949年10月1日下午3时,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正式宣告成立了!”他还按动电钮升起了新中国的第一面五星红旗。54门礼炮齐鸣28响,中国人民解放军列队从天安门前通过。天安门广场密林般的红旗飘扬,无数的红色五星灯、镰刀斧头在人们的手中舞动,北平30万军民参加了集会。晚上,还举行了提红灯游行,直到21时许结束。这是我一生难忘的时刻,我的许多珍贵瞬间都在这一刻产生。历史是人民创造的,我只是幸运的记录者。 [FS:PAGE]

  刘铁生:影像就是历史,历史是不会忘却的。你的许多经典影像,必将永驻共和国的历史中。新中国的成立,应该是剑拔弩张的战争已被和平取代。当1950年战火烧到鸭绿江边,你又走进硝烟弥漫的战场。你创作的众多战争摄影作品,令人瞩目。

  孟昭瑞:战争是为了和平,抗美援朝为了不唇亡齿寒,因此我加入到志愿军记录抗美援朝战争。那一时期,我拍摄的美军战俘生活照片,它们再现了中国优待俘虏的情景。原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将军在《朝鲜战争》中回忆到:“有一次,中国人甚至将重伤员用担架放在路边,尔后撤走。在我方医护人员乘卡车到那里接运伤员时,他们也未向我方射击……中国人是坚强而凶狠的斗士,他们常常不顾伤亡地发起进攻。但是,我们发现他们这样对待俘虏,他们是更加文明的敌人。”我拍摄的美军战俘系列,反映中国军队的仁慈、人道,正是美国将军的中肯定语———文明的敌人。尤其是其中《美国俘虏过圣诞节》那一张尤为感人。朝鲜停战协定于1953年7月27日,朝鲜时间上午10时在板门店签字,从此结束了3年零1个月的朝鲜战争。我用镜头见证了这一时刻,拍下了《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那一刻的记录,准确地诠释了美国打了个败仗。难怪美国懊丧地表示:“朝鲜战争———选择了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打了个错误的战争。”战争作品的深刻在于揭露战争,赢得和平。

  刘铁生:1964年至1996年,我国完成了数十次核试验,你是唯一的拍摄者,有什么可以揭秘的吗?

  孟昭瑞:1964年10月16日15时,我国在西部地区爆炸了一颗原子弹,成功地实现了第一次核试验,就是那张《蘑菇云》照片。有趣的是那次原子弹爆炸后烟云扩散,正好呈现出和平鸽的图形,真是难逢的巧合,与西班牙画家毕加索的著名油画《和平鸽》异曲同工。我拍了下来,正寓意着我国发展核武器为了和平。1967年6月17日,我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那天上午9时确定为“试验零时”。如果按指定地点拍摄,正好与发射烟云构成逆光,拍不出蓝天和粉红色的蘑菇云。而改变拍摄角度,到下风向是拍好照片的关键。可下风向有带来辐射污染的威胁,领导不同意改变拍摄点。在我的坚决要求下,终于绕行数百里在下风向处定下拍摄点。那一夜,气温骤降,在狂风飞石的戈壁滩,我仅盖着一件皮大衣,蜷缩着熬了一宿。“零时”到了,顿时一声巨响,瞬息万变的滚滚火球在碧蓝天空呈现出鲜艳夺目的蘑菇云。

  刘铁生:为了表现蘑菇云你选择了下风向拍摄,令人钦佩。据载:前苏联威力最大的一颗原子弹1954年9月14日9点33分在托茨基草原上空爆炸,森林被烧为灰烬,村庄被夷为平地,在爆炸中心10公里范围内扬起辐射的云层和沙土。原子弹偏离爆炸的中心,最后时刻风向突然变化,辐射云没有吹向没有人烟的草原。据解密档案,此次代号“雪花”的核演习———原子弹绝密试验,4.3万官兵死亡。

  孟昭瑞:下风向拍摄肯定有危险。不论是炮火硝烟的战场,还是核试验现场,摄影人要具有临危不惧的人格品质。任何危难情况下,一定要拍到自己需要的东西,然后安全回来。

  刘铁生:你1986年出版的《历史的瞬间》像一幅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形象地保存了那些令人怀念和振奋的岁月,成为中国摄影史上的一部摄影珍品。所以,聂荣臻元帅亲笔题写了《历史的瞬间》的书名;萧华将军说:《历史的瞬间》是一部博大深沉的史诗;张爱萍、孙毅、魏传统老将军题词赋诗赞扬这是一本为历史写真的传神之作。

  孟昭瑞:《历史的瞬间》与共和国的政治生活紧密相关。建国以来,我一直担负着重大新闻的摄影采访工作,拍摄了毛泽东主席、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朱德委员长、军委邓小平主席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实践活动。作为曾跟随开国将军征战的老兵,我怀有特殊的情感,十分注重将帅们的形象记录,因此在我的摄影记事中,有不少他们的人和故事。《彭德怀视察开城前线》、《元帅和士兵》、《张爱萍与美国飞行员》、《秦军长在上甘岭前线》等等。 [FS:PAGE]

  刘铁生:你的这些作品都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前国防部长张爱萍将军在《军事摄影家孟昭瑞印象说》中深情写道:“真是相识满天下,知音有几人?”作为知音张将军如是说:“在长期的接触中,我对孟昭瑞的创作精神、工作态度有了较多的了解。半个世纪来,他一直背着相机四处奔波,追随共和国和人民军队发展壮大的足迹,记录时代,记录历史。如果仅仅用热爱摄影工作来解释恐怕远远不够,应该说他是受着一种崇高的责任感、使命感的驱使。正是这种责任感和使命感,教他置艰苦与危险于脑后,上战场,走边防,钻深山,穿荒漠,在第一线拍摄无数真情实感的生活照片。特别是对我国国防科技的采访拍摄,孟昭瑞吃了多少苦我是知道的。作为报偿,他所积累的图片资料,就其珍贵价值而言,几乎无人可比。也正是这种责任感和使命感,使他坚定了做历史见证人的信念。他克服重重困难,千方百计,利用机会,创造条件,将新中国各个时期许多重大事件、重要人物在自己镜头前定格。”这是将军对你崇高的评说。

  孟昭瑞:开国将帅们是共和国的创建者,他们曾在战场上叱咤风云,他们有过政坛上的辉煌,也有过对命运的沉思,他们的喜怒哀乐与共和国命运同步,记录他们无疑是共和国的重要史实。

  刘铁生:很多人只知道你拍摄的领袖、元帅、将军等高层人物,在你的记者生涯中,你踏遍祖国的山山水水,与战士、工人、农民在一起生活工作,同他们有着水乳交融的情感。

  孟昭瑞:是啊,其实我的摄影中不乏普通士兵和平民百姓。在朝鲜我拍摄的《战后云山》便是朝鲜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战后的纪实,反映战争阴影下朝鲜人民的艰苦生活。我拍摄的《放鸭状元》、《养兔姑娘》、《前线九姐妹》、《哈尼雄鹰山达》……有着数不清的在保卫和建设社会主义事业中的人民群众。

  刘铁生:你的摄影经历,按照习惯说法,应是红色摄影家啊!

  孟昭瑞:我忌讳这样的称呼。有的人把镜头分成“红镜头”或“黑镜头”,有的人自诩是红墙摄影师。对这些我不会苟同。摄影者的镜头没有红与黑之分,那只是读者根据对影像的感受而产生的一种情感色彩,或者是摄影人自身对事物的心态。镜头是十分理性的东西,它本无色彩,只是对生活的真实再现。红墙内外,那是工作的机遇,并不是摄影者的光环,更不是因此拍摄的影像也有了红墙里外之分别。传承历史是影像的时代意义,而它的表达则依靠影像的品质。

  刘铁生:拍摄埃塞俄比亚饥荒的安东尼·苏奥曾说:“我看到数以百计的憔悴不堪的人一天天死去,我实在太痛苦了,简直不能拍摄这些照片。但我又努力去想:有许多人想通过我的眼睛,通过我的照片看到这些情景,从而激励更多的人认识这种形势,以给受难者更多的援助。”饥荒的记录,无疑正是你所认为的影像的本质是对生活的真实再现,而不是其他。

  孟昭瑞:历史影像的创作者是创造历史的人,而不是摄影者,摄影者只是记录了它。如果你为历史留下了难忘的瞬间,那是因为你负起了摄影者的责任,也是因为时代给了你机遇,你是幸运的。我能记录历史的瞬间,因为我被幸运地选中,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摄影人。

  刘铁生:1923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的获得者,犹太人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写下他成功的公式:A=X+Y+Z。如果A在人生中是成功,则可以用公式表示:X代表工作,Y代表游戏,Z代表缄默。你说你人生的八个字:乐观、知足、求索、坚信。这是不是对A公式的比照。

  孟昭瑞:我的一生靠不断学习,让我未被历史淘汰。人的一生是一个过程,能与共和国的成长与发展同步,必定是波澜壮阔的一生。淡泊自我,不断求索,坚定信念,才能无愧时代,无愧历史,无愧人民。

  刘铁生:在5000年中国历史的长河中,你所记录的新中国成立以来半个多世纪的影像历史,相对只是短暂的一瞬,但你却记录了中国人民经历的前所未有的里程。而有摄影的170年来,中国近百年的摄影史,你有着如此惊心动魄的影像记录,不愧为中国摄影史上的重要摄影人。用影像记录中国历史你是绕不过去的人物,历史会永远记住你。[FS:PAGE]

本文由宝马娱乐在线城发布于摄影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镜底波涛,在历史长河里汹涌澎湃 宝马娱乐在线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