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赛的标准:好照片,好新闻

来源:http://www.medulinhotels.com 作者:摄影天地 人气:192 发布时间:2019-10-01
摘要:黄文:新华社新闻信息中心首席图片市场分析师,高级编辑 您曾经连续担任荷赛第49届和第50届评委,又是1995年荷赛大师班的学员,面对来自全球各种样式风格的众多的参选摄影作品,荷
 黄文:新华社新闻信息中心首席图片市场分析师,高级编辑

  您曾经连续担任荷赛第49届和第50届评委,又是1995年荷赛大师班的学员,面对来自全球各种样式风格的众多的参选摄影作品,荷赛在评选中是否有明确的标准或者说有一定的倾向性?

  黄文:简单说来,荷赛的评奖标准实际上就有两个,一个就是好照片,另一个就是好新闻。荷赛反映的就是世界新闻摄影的最新动态,是世界新闻摄影的风向标,甚至可以说指引世界新闻摄影发展的方向。

  我通过当评委的经历,通过分析最近几年荷赛获奖作品,可以看到荷赛特别清晰地表现出一个明显的动态或者说倾向性,就是对传统经典摄影风格的改变,荷赛在试图寻找新闻摄影的新的影像评价标准,寻找新的价值评价体系和方向。

  作为评委,对新闻摄影作品有您自己的取向标准吗?

  黄文:我个人的取向标准是,一幅作品首先必须是一张好照片,是优秀的摄影,其次是优秀的新闻。每年向荷赛报奖的作品数量是一个很大的数目,这一届有9.6万张照片,这些照片中,不夸张地说,85%都是垃圾照片。评委在挑选照片的时候基本遵循一个共同的原则,首先是具有艺术价值,其次是有新闻价值。某种意义上讲,前者更重要一些。

  这个标准与荷赛的评选程序有关。评选分两大轮举行,第一轮任务是将全部参赛照片过一遍,在不提供任何图片说明的前提下,进行“一票准人”的淘汰。也就是说,第一轮评委只能从照片本身来判断好坏,是对参赛作品摄影语言水平的判断,不会过多地考虑到其新闻价值。

  这种淘汰程序使评委个人的标准对评奖结果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是否会使结果不那么公正?

  黄文:我个人认为,评委评选的工作其实是一个编辑发表的过程。评委挑选作品的标准无可避免地受到个人的文化背景、职业经历、价值观念的影响,因此对照片的立场和判断不可能特别一致。我说过,85%参选作品都是垃圾,剩下的15%就是优秀作品,其中3%到5%就是非常优秀的,但最后获奖不到0.3%,这就是说获奖作品不一定就比落选作品好。获奖除了要有水平,还需要运气。当然,作为新闻摄影界最顶尖的奖项,得奖是一件非常让人高兴的事,尤其是中国人得奖,与有荣焉。

  今年中国摄影师在荷赛上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突破,真是非常不容易。

  黄文:尤其是陈庆港的《走出北川》获得突发新闻类单幅一等奖,这是中国摄影师第一次获得该类奖项金奖。当然,这与2008年中国大事件之大之多有密切关系,就新闻本身来说,我们赶上了大事件,就可能赶上大奖,大地震、奥运都是百年一遇。但对大事件的反映就见仁见智了,摄影师要有感受突发事件的能力。汶川地震这个大事件,中国人都是当事人,而这幅照片的意义在于它让局外人、非中国人也能感受到我们的情感、情绪。《走出北川》从新闻摄影意义上来说,非常清晰地交代了整个新闻事件所蕴含的意义和人类在此事件中的共同的情感表达。

  《走出北川》和深圳赵青的《废墟中的生活》应该属于传统的新闻摄影,另外的几件就有些实验的感觉了。尤其是李洁军的获奖,是否表明了传统新闻摄影受到的挑战将可能是颠覆性的?

  黄文:深圳赵青的作品是经典的复杂影像,这张照片非常动人,那样感人的瞬间,更深刻更全面地表现了人性的尊严。看到这张图片的时候,我差点掉下眼泪。新华社吴晓凌的作品眼光独到,瞬间感很强,背后给人想象的空间非常大。评委对各种各样的影像已司空见惯,他们寻找的就是独特、看起来不一样的作品。傅拥军的《西湖边的一棵树》,则是属于从传统走出去的那一类作品,表现了作者从不变中寻找变化的能力。中青报赵青则走得更远,具有实验意义,已经不能将其看作是纯粹的新闻作品,在这些作品中,摄影师不再参与其中,而只是一个冷静的旁观者。这种手法大大地吸引了评论者,与荷赛的某种态度———使用先锋影像来影响甚至带领受众不谋而合,或者更应该说是投其所好。荷赛奖近年来选中的作品实验性的类型占了很多,这鼓励了中国摄影师向此种方向努力。

[FS:PAGE]

  李洁军的用玩偶模拟战争的作品则是这种实验性的更典型的代表,更大地超越了新闻摄影的范畴。完全是作者的主观选择的表现,以非现实的虚构表明作者批评现实的态度。

本文由宝马娱乐在线城发布于摄影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荷赛的标准:好照片,好新闻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