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摄之徒”罗红:做商人不如做自己

来源:http://www.medulinhotels.com 作者:摄影天地 人气:190 发布时间:2019-10-01
摘要:罗红曾13次进入非洲无人区拍摄野生动物。图片由罗红提供 在一般人眼里,作为中国最大蛋糕连锁店创始人,罗红已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但对罗红而言,摄影才是他最重要的事,为此他

罗红曾13次进入非洲无人区拍摄野生动物。图片由罗红提供

在一般人眼里,作为中国最大蛋糕连锁店创始人,罗红已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但对罗红而言,摄影才是他最重要的事,为此他甚至愿意跟蛋糕划清界限。罗红的事透露出很多企业家在成功后所面临的个人困境——选择事业还是选择个人爱好?

今年40岁的罗红是中国最大蛋糕连锁店的创始人。但这个头衔并不让他兴奋,他更愿意让人称呼他为“摄影家”。

年底罗红在中华世纪坛举办了个人摄影展,短短几天,摄影画册现场销售金额就达207万元人民币。“这个数字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他说,“我很感动,受宠若惊。”

几乎花了十年时间和无数的金钱,罗红终于使自己的业余爱好修成“正果”。他的以中国的天鹅和西部风光、非洲野生动物为题材的摄影作品,自2005年下半年开始在北京地铁站内的广告牌上展出。这些摄影作品在北京市民中反响颇佳,因此变成北京地铁站里一道长期的风景。

正是因为地铁摄影展,罗红意外地获得了他做梦也想象不到的机会。中国驻联合国环境署代表郭崇立回北京期间,在地铁里看到罗红的摄影作品,他为有中国人能将非洲风光拍得如此动人而感到吃惊,并记住了罗红这个名字。当他回到他在肯尼亚的办公室后,便打电话查询罗红是何许人。最终,一纸邀请传真发到了罗红的办公室,邀请他参加2006年6月5日联合国“世界环境日”活动并在会后举办一次“地球·家园”个人摄影展。

“地球·家园”摄影展将罗红推向了40年来人生体验的最高点。一个从四川山区里走出来的孩子,站在联合国讲坛上,由于过分激动,他甚至无法用普通话表达自己,而临时采用四川话作演讲。他是第一个在联合国举办个人摄影展的人。

在名为“好摄之徒”的罗红博客上,去年6月5日,被他称为“生命中最伟大的一天”。

10年,16亿

“我跟我的司机站在一起时,人们经常把我的司机当成是我老板了。”罗红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他来自成都山区,至今本色依旧。

他原本在成都已经有一家经营得不错的相片冲印店,但有一次因为买不到满意的生日蛋糕,他看到了蛋糕业的机会。

他在1991年前后将精力转向生产蛋糕。在四川的小县城雅安,他利用朋友从国外给他寄回来的蛋糕制作书籍,一次次学习制作“最美丽的蛋糕”。等他掌握了制作秘诀后,他却将正式创业的地点选择在远离四川的甘肃省兰州市,因为根据他的调查,那个城市的经济水平适合开蛋糕店,同时成本不会太高。

第二年,25岁的罗红将自己在四川的房子卖掉,给太太租了房,他拿着卖房得来的7万多元,在兰州租下一间两百多平方米的店面,开始了好利来的创业之旅。

罗红对自己研制的蛋糕充满自信:“我们将蛋糕做出各种造型来,比如妈妈的围裙、草帽等等,我们的蛋糕非常漂亮,人们以前根本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蛋糕。”

罗红对蛋糕采取的营销方法也非常新颖,他在兰州电视台的天气预报节目里打出一款款好利来蛋糕的精美图片。这样的营销方式产生了奇效。好利来兰州第一家蛋糕店的柜台被潮水般涌来的人群挤破了两次。

仅仅在三四个月后,罗红就在寻思着开更多的店。1992年底,他在兰州一共开了四家好利来蛋糕店,家家生意火爆。

1993年,罗红带着他的团队进入沈阳,并开始以沈阳为中心,向四周拓展,建设好利来连锁店体系。当连锁店体系初具规模后,好利来又扩大产品种类,除蛋糕之外,也生产月饼、糕点之类。

罗红坚信产品品质和人才团队的重要性。他曾将品质没有达到理想标准的月饼倒进江里。据他介绍,2000年的时候,因为投资3000万元兴建的月饼工厂没有达到细菌控制标准,他坚决要求拆除生产线,并追加50000万元投资重建。[FS:PAGE] 在那之后,冠生园月饼卫生未达标事件发生,月饼行业进入寒冬,但这对罗红来说却是天赐良机,那一年罗红原计划实现月饼销售收入3000万元,结果当年月饼销售额飙升至1.1亿元。 为了建立稳定的人才团队,罗红在1995年就开设蛋糕人才培训学校,并且对学员免收学费,提供免费食宿。每培训一位学员的成本是6000-8000元,但罗红并不要求学员毕业后必须选择到好利来就业。“我用这种方式来留他们的心。当初各位副总持反对意见,但现在看来,这样做是对的。大多数学员也自愿留在了好利来。”罗红说。 1999年是好利来遭遇亏损的惟一一年。东北人相信那一年过生日不吉利,导致好利来生日蛋糕销量骤降,好利来被迫裁员800人。在这800名员工下岗期间,罗红给每人按每月200元的标准提供生活补贴。 但这一年过去,800名下岗员工基本都重新回到好利来。 2003年,好利来在东北地区发展8年后,罗红决定将好利来总部由沈阳迁到北京,以便让总部可以辐射全国。去年,好利来在全国已拥有600家直营门店,员工将近1万人,去年实现的销售收入是16亿元。

挣钱的意义 1995年,在创业期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经常感到很累的罗红,开始偶尔拿着相机奔赴中国西部。“听说安徽某个地方有天鹅,我不信,拿着相机就去找天鹅。”这是他第一次重温摄影梦时的具体由头。 “这是我少年时就有的一个梦。拿起相机,可以说是为了圆梦。”罗红说。18岁高考落榜后,三个哥哥都在上大学的罗红,在父亲的支持下干起了相片冲洗生意。直到后来他决定从事蛋糕事业,摄影的爱好便暂时搁置一旁。 创办好利来以后,真正开始从工作中抽出大量时间来摄影,是在1996年以后。“一次美国之行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态度。”罗红说。 那一年,由于看中好利来作为其中国战略合作伙伴的潜力,世界最大奶油生产厂家维益食品公司的创始人维益亲自驾着自己的直升机来北京,邀请罗红到维益美国总部参观。现在谈起这位年迈的维益先生,罗红完全将他当作一位生活和公司管理上的导师。 当时年届八十的维益在《福布斯》美国富豪榜上排名第110位,他是一位典型的美国富豪,既勤奋认真,又热爱生活,注重享受。就是在他的热情感召下,从来没有出过国更不会讲英语的罗红在美国呆了二十多天,美国人骨子里对生活的热爱之情、对生活品质的追求,令罗红深受震撼。 “生活就应该是这样。应该热爱生活!”当年30岁的罗红感到自己的灵魂仿佛受到了一次洗礼,回国以后,他开始反思,觉得自己以前过于注重事业,而忽略了对家庭的关注,也忽略了对自己乐趣的追求。 “充分尊重每个人的自我。”这成为罗红的新信条。为此,他支持自己的哥哥罗力离开公司开创自己的事业,投资8000万元在张家口建立了万龙滑雪场,这是一个比著名的亚布力滑雪场更大的滑雪场。他还投资2000万元,让妻子在北京朝阳门的高档写字楼里开设了一家豪华咖啡馆。 除了摄影之外,罗红还喜欢跑车,他先后拥有4辆跑车。2005年中秋节,好利来月饼销售情况极佳,为了奖励自己,罗红花500万元人民币订购了一辆德国豪华跑车。现在他主要在去公司时开这辆车。“它的发动机声音像飞机引擎一样,犹如一首交响乐。”罗红说。 拥有这么多辆跑车,会不会显得奢侈?“我从美国之行中还懂得了一个道理:消费促进生产。”他说。除了车,罗红还热衷于马。他目前共养了11匹马,有两三匹是国际顶尖名马,他自己也培育了五六匹马。现在,他正在京东建设一处私人马场,数月内将可投入使用。 不喜欢喝酒应酬、没事总喜欢呆在家里的罗红,自然也有特别静态的爱好,比如栽花养鱼。“我家的院子不大,可我家的花园却相当有特色,四周邻里都要来学习借鉴我怎么种花的。”至于养鱼,罗红最喜欢喂养锦鲤。他为锦鲤拍摄的照片还被用在了好利来汤圆的包装上,“锦鲤成了我的汤圆的代言人了”。 财富的意义到底何在?这也是罗红经常会思考的问题。“最重要的应该是,热爱生活。财富只有当它可以帮助我们改善生活、帮助我们实现梦想时,它才是有意义的,否则整天累死累活挣那么多钱,有什么意义?” “创业为我带来的财富的确在帮我圆梦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罗红说。从第8次去非洲拍摄时起,罗红就开始租用直升机进行航拍。直升机每小时租金为1600美元到2000美元,相当于1万多元人民币。从某种意义上说,罗红所拍到的震撼性画面,也是用钱堆出来的。

离开办公室 2001年之前,罗红以拍摄中国西部风光为主。2001年,一位朋友建议他去拍摄非洲的风光,结果去了之后,罗红被肯尼亚国家公园里的野生动物、纳库鲁湖畔数以百万计的鹈鹕和火烈鸟深深震撼。“非洲是动物的天堂,那里的动物不害怕人类,没有动物的风光是不完整的。”从此,罗红将非洲野生动物定为自己的主要拍摄对象。谈到鹈鹕和火烈鸟,罗红亲热地称它们为鹈鹕大哥和火烈鸟兄弟。 2001年到2005年,罗红一共去非洲7次,而2006年一年间,罗红就赴非洲6次。原因很简单:2006年,罗红已不再任公司总裁,只任董事长,成为“甩手掌柜”的他,拥有更多自由支配的时间。 与罗红成为莫逆之交的中肯旅行社总裁张远翔——一位在肯尼亚创业的河北唐山人,每次都要亲自担任罗红在肯尼亚的向导。对于罗红,张远翔的评价是:“他是离上帝最近的人。” 为了尽可能接近“上帝”,罗红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有一次,直升机在离地面6米的高度上因机械故障而坠落,罗红和飞行员都吓出一身冷汗。但罗红还是坚持请求朋友马上从纽约调了一架直升机过来,以便赶上拍摄沙漠箭羚。还有一次,在一个偏远的地区,罗红刚刚结账离开一家酒店不到半小时,那家酒店便遭到恐怖分子袭击,5个人命丧于枪击。 从1997年开始,他每年都将自己的摄影作品印制成画册和台历,馈赠给好利来的顾客。这项“美丽馈赠”有些不计成本,每年赠出的画册和台历都在80万册左右。这给好利来的生意带来了多大的营销效应无法考证,但对罗红来说,这项举动绝非简单地为了商业营销,他太想跟别人分享了。 最初,摄影对罗红来说,是躲避办公室浮躁气息、使自己清醒思考问题的一种途径。罗红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古语是:“自大者,不可烦,烦则乱;自小者,不可惰,惰则殆。”意即,管大事的人,不可烦躁,烦躁就容易导致思维混乱,处理小事情的人不可偷懒,偷懒就会使事情办不成。 “经营好利来这么多年,摄影对于我保持清晰的公司战略思考起到非常大的作用。”罗红说,“刚开始摄影时,看到所有的景色都觉得美,就都想装进镜头,结果出来的照片没法看。后来才明白了:要做减法。管理企业也是同样的道理。” 摄影也使罗红认识到授权管理的重要性。“刚开始出去摄影时,总会以为公司离了你不行,那时每次还带着卫星电话出去。可后来发现,公司离了你其实也运转得挺好?选”罗红甚至半开玩笑地认为,中国企业老板目前在授权管理方面的意识极差,就是因为“他们没有离开公司去搞摄影”。 2005年底,罗红决定从公司总裁位置上退下来,专门从事自己喜爱的摄影。他将总裁的重任交给公司里一位年仅33岁的职业经理人后,就很少再出现在办公室里。 “我的性格很感性,变化太多,一会一个主意,脾气也很急躁,适合在创业时期做领导,现在公司进入稳定期了,必须要有理性稳健的管理风格。”罗红说。2006年,罗红辞去总裁职务的第一年,好利来销售收入由2005年的12亿元猛增到2006年的16亿元。

本文由宝马娱乐在线城发布于摄影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好摄之徒”罗红:做商人不如做自己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