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米尔高原的塔吉克人

来源:http://www.medulinhotels.com 作者:摄影天地 人气:78 发布时间:2019-10-01
摘要:记者:可否先介绍一下你的摄影经历?薛华克:我父亲是一个热爱摄影的人,从小受他的影响我就对摄影感兴趣。二十多岁的时候我开始拍摄一些小风光小品之类的东西进行所谓的创作。
记者:可否先介绍一下你的摄影经历?薛华克:我父亲是一个热爱摄影的人,从小受他的影响我就对摄影感兴趣。二十多岁的时候我开始拍摄一些小风光小品之类的东西进行所谓的创作。大学时(我学化学)我是学校摄影积极分子,假期也在创作。1984年我走上了正式的摄影岗位,任浙江进出口商品检验局的专职摄影师。1987年第一次进入藏区创作。1990年用了半年的时间跑遍了西南西北,从云南到新疆的许多地方,并且又去了一次西藏。1993年我不顾家人的反对,辞了工作,成了自由撰稿人,靠写作和拍广告维持生活,并继续创作。1994-95年在现在的浙江大学教了两年的摄影,后来又离开了。直到2002年才调到中国美术学院正式开始组建摄影系。记者:从《藏人》到《帕米尔高原的塔吉克人》经历了多长的时间?是一个题材结束以后的另一个题材的开始还是交叉进行?薛华克:“藏人”的选题正式开始创作是1990年,1997年出版了同名摄影集。2004年出版了《藏人》Ⅱ,今年夏天我一直在藏北创作,部分新作加上以前两本中的部分图片将出版一本约80幅照片的《藏人精选》摄影集。不过进行过西藏多年的艰苦创作之后,拍摄塔吉克人这个选题时,无论是体力消耗上还是技术上相对要轻松了许多。现在这个选题一共才拍了两年。记者:你早期是以风光摄影为主的,后来是怎么转到人像方面来的?薛华克:以前的创作有点象摄影采风,走到哪拍到哪,见什么拍什么。记得1990年,我靠搭伐木的卡车加上步行,白天啃冷馒头、喝哈纳斯河水,晚上住伐木工人的帐篷,这样拍了一组哈纳斯风光,托人带到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他们说对我很有兴趣,可否请他到华盛顿来面谈一次?那时我比较穷,而且当时出国手续很难办,这个话对我来说差不多是“开国际玩笑”,只能望洋兴叹了。也许明年我会陆续出版一些风光作品。至于人像,其实也是我十几年来一直没有放弃的主题。我一直认为,世界上最伟大的摄影家,是新闻记者和报道摄影师。因为他们所关心的不是风花雪月,闲情逸趣,而是人类的命运和与之相关的诸如生存环境、文明进程等等。现在的中国摄影界已不再做什么题材方面的争论了,相对历史上任何时期,目前是学术气氛最宽松的时期。所谓人文精神在报道摄影及相关分类中的重要性也已没有悬念了。至于我将主要的创作精力放到人像创作上,实在是非常简单的理由,这也和我的性格有关。因为我觉得这个题材最具有挑战性。记者:《藏人》Ⅱ全部是黑白照片,现在这个选题使用彩色来表现,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薛华克:前面我提到过《藏人》共出版过两集,由中国摄影出版社1997年出的第一本中的126幅作品中彩色的有96幅,但《藏人》Ⅱ中的78幅作晶则全部是黑白的了。在这本影集的简介中有这样几句话“以自然主义的手法,摒弃色彩的干扰尽量少有技术的痕迹,直接了当地切入主题,以摄影的魅力,加上人性的魅力,创造有价值的作品。”这是当时全部用黑白时的主要想法。关于彩色与黑白的问题,我认为,当色彩的存在有利于内容的表现时,就选用彩色,反之当色彩的存在会干扰或削弱内涵的深化时,就采用黑白。换句话说,一切陵术手段和艺术形式都是为内容服务的。话说回来,在拍摄《帕米尔高原的塔吉克人》前,我进行过很长时间的思考,我十分清醒地告诉自己,这不能是一个《藏人》的新疆翻版。最后决定全部采用彩色(也试过黑白)的形式主要是取决与塔吉克人的民族特性。这个高原民族,有许多与藏族相同的地方,如生存环境,饮食习惯等等。由于地处西域,加之宗教信仰不同等因素,塔吉人更多了几分浪漫,并且浓郁的服饰色彩也是他们的外在形式特征之一。他们的血统,使他们的眼睛和头发的颜色有别于我们56个民族中的任何一个民族,这些用彩色来表现所传递的视觉信息就更多,更准确一些。[FS:PAGE]  记者:用环境肖像拍这个民族,是出于怎样的想法?你的照片是要做一民族的肖像志,还是只要记录你所见和感染你的一瞬?  薛华克:近几年我采用较多的是主题先行的创作手法。通常会先做很多资料收集和分析工作,之后才去拍摄。如果说要做一个民族的肖像志,这种提法过于伟大,以我目前的这种投入是做不到的。作为艺术创作,而不是纯纪实来说,我要求自己拍摄上,除了环境人像之外还是有特写、肖像和合影。但它不是报道摄影而是走过报道摄影之后的思考,是更加刻意地要表现人的感觉、人性的感觉。有一次跟卢广交流时,他说他就是要报道社会的阴暗面,而我更多地是在表现真、善、美的纯朴人性。对于塔吉克族,我的好朋友,曾任塔什库尔干县公安局长多年的李红江告诉我,这是全国发案率最低的县。这里的人真的纯朴得经常让你感叹。所以我只要将他们真实的美拍摄下来。记者:在美术学院教摄影,会受到其他艺术门类比如绘画的影响吧?薛华克:其实艺术是相通的,我自己是愿意学生能将绘画中的一些传统美学基本观察方法和审美通则运用到摄影的学习中来的。在我们学院目前的教学安排中,第一年只有第二学期才有几周的摄影基础,其他的课程除了文化课和一些公共的专业基础课如电脑课之外,他们有不少课时的美术课,如素描,色彩,速写等等。加上考美院之前的绘画学习,这种训练实在不少。但是我注意到在他们的摄影作业中却很少有传统绘画的影子。记者:在你的彩色照片中有很强的绘画感,很多照片无论从构图、色彩和光线的运用上都可以看到传统油画的痕迹?对此你是主动地去借鉴绘画的一些表现方式?薛华克:你的这种说法以前也常有人间,还有人问我之前是否画油画的。我没在美院教书前,在摄影圈里有人给我的作品定义就是“学院派’’的。其实这个“学院派”说的就是我的作品中色彩影调与油画的相似之处,而相反中国目前真正的学院派典型摄影作品的风格却与此大相径庭。在我创作的前期或后期,我从来不模仿油画,尽管我很喜欢油画。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从事彩色摄影创作的人,尤其是对传统油画没有了解的人,能有意识地多看些经典油画作品,从中多多少少地吸取一些审美的要素,提高一些自己的审美意识,那么现今常常充斥于我们视线中大量的、大红大绿大蓝大黄的几近于恶俗的彩色照片(没有资格叫‘作品’)就会少的多了。是不是应该让我们摄影人建立起从“温润的美”走向“极致的美’’这么一种审美心理历程呢?这次我在美术馆展出的作品(注),是采用电脑喷绘技术制作在油画布上的。美术馆的展厅又大又高,照片如果不放大到一米以上,我想搁在那儿真是没感觉啊,但手工暗房放大无论是功夫或经济代价都太大了。而且如今的电脑喷绘技术(EPSON叫“艺术微喷”)所达到视觉效果在许多方面已超过了手工放制的作品。至于做在画布上还是做在纸上,我认为自己还是以更好的表现作品内容最为重要。  记者:对于照片进行了那些前期和后期的控制处理?薛华克:我的这组照片使用数字相机拍摄的,为了让这些照片保持在一个相对统一的色调之下,在拍摄时会对曝光和白平衡进行主观调整,后期的调整很少。记者:在教学中,你怎么对学生阐述摄影的意义?薛华克:摄影系的学生都要学习摄影史,这是为了让学生找到纵坐标,另外也尽量让他们了解国内外的同期摄影信息,这是找到横坐标。再在两个坐标的契合点上找到自己的位置,想想自己该怎么做。我们教摄影的,很重要的是要让学生明白什么是摄影与其他艺术形式共有的艺术语言,什么是摄影特有的艺术语言。这两者又如何结合起来,并突出摄影的表现手法。[FS:PAGE]

记者:您认为在当下摄影教学中,缺少什么?薛华克:这个问题很犀利。我看最重要的是优秀教师的严重缺乏。实际上我认为目前国内的摄影教育还是相对落后的,每年毕业的硕土生寥寥无几,研究方向不多,学术水准也不高。现有的师资中年轻者缺乏很强的实际动手能力,从其他摄影部门转过来的教师往往有实践能力但学术水准尚欠高度。另一方面,将来的发展应形成各校自己的办学特色,并有明确的培养方向。

本文由宝马娱乐在线城发布于摄影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帕米尔高原的塔吉克人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